食品粉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食品粉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典型文案让材料淹没价值

发布时间:2019-09-29 08:08:22 阅读: 来源:食品粉碎机厂家
典型文案让“材料”淹没“价值”

《典型文坛》写到赵树理时说:“许多问题,不深入到个案内部,拿不到切实认识。”或许正自此时,我比较明确地想到“专案专审”这几个字。

写作是能够自我生产的过程。我这几年的工作,最初以人物为起点,就像后来我总结出的一句话:“人是一个观察点。”解析有代表性的或关键性的人物,作为认识当代文学史的捷径。我曾经觉得这是个不错的办法。等到写完十多个人物,渐渐觉察这角度存在制约与不足。虽然我写的不是人物传记,而是借助人物去看当代文学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毕竟是围绕人物来写,人物仍然占据中心位置。这使不少笔墨在我看来有些游离抑或多余。更重要的是,历史本身的广度(多面性、多向性),还有我想要对此进行的探索,难以充分伸展。于是,我开始反思原先的工作方式。我发现,过去的思路和设计偏于工作技巧的考虑,“人是一个观察点”所注重的是可操作性,在解决当代文学史视角上有其优点,读者反馈显示效果也是好的,然而从方法论来说,与研究对象即中国当代文学史的特性特质不协调。中国当代文学,尤其前三十年,制度、形势以及各种历史“关系”比人重要,是一种“物”胜于“人”的过程。无论现象、事件乃至创作行为,难以从个人主观求得说明,而真正具有“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特色。所以《典型文坛》付梓后,我调整工作方案,使《典型文案》重心从“人”移到“物”;即便写人,亦非尽其一生来写,而是放到当代文学问题体系下面,作特定层面的考察。

由此,《典型文案》较诸以前的《典型文坛》,更强调材料的考辨。黄宗羲谈其《明儒学案》:“分其宗旨,别其源流……听学者从而自择。”后人也有如下评价:“言行并载,支派各分,择精语详,钩玄提要。”《典型文案》意欲奉行这样的工作方式,在材料上做足工夫,力争字字有来历,如遇同一事或同一细节存有抵牾,辄反复比对,让材料间的异同自竅其实。这就是写作《典型文案》时我每天所做的事情。

一年多的时间里,除上班和外出借书查资料,我裹足家中,一连数日不迈门外乃常有之事,完全沉溺在文字无声无息的世界里,眼中逐日所见,全是印在或写在纸上的文字。我的案头杂乱无章,书籍、报刊以及复印材料盈满其上,一片狼藉。我喜欢这种被文字所包围所陷落的状态,喜欢那种屏息敛念、不加预判、不问结果,直面线索专心查验,真则真、伪则伪的过程。借着这种沉溺,我觉得真正接近了历史,越发体验到历史作为一种客体而具有的“物”的质感与力量。在那里,历史充分表明其真实性在于诸多复杂关系的相互作用。

《典型文案》是一种淹没,“材料”对“价值”的淹没。跟通常的文学史研究比,这种方式可能太物化了,乃至显得冰冷。但至少在《典型文案》中,我追求这一点。几年来,对现阶段下当代文学史研究一再考虑的结果,使我形成四个看法:叙述比理论重要;呈现比评价重要;知识比观点重要;细节比轮廓重要。不必说,与上述四点相反,便是过去当代文学史研究的面貌与格局。我不打算劝说人们改变自己的偏好,但在我这里,特别是现阶段,将坚持“叙述”、“呈现”、“知识”和“细节”这四个词语。“叙述”关乎史实,“呈现”关乎真相,“知识”关乎实证,“细节”关乎准确。在我看来,当代文学史研究一开始就建在一种虚浮的基础之上,大量事实未曾明晰,基本知识体系未经厘定,却由种种评说先而导之,翻竞不止。最初,这主要是受到历史条件所限,后来却是出于惯性,迷途难返。显然,当代文学史研究一直以来的最大弱点,是没有形成自己的不能随意掩翳改篡的知识客体。积弊至今,常有耸闻之论却鲜见求实之心,率性成风而世不以为乖误。

《典型文案》即为修补此弊而作。虽然这并非以一人之力所能致成之事,但我在开始工作时躬问于己的,不是将能如何,而是可曾去做。

李洁非:

评论家。从事中国当代文学研究和多种文体写作,主要著作有《告别古典主义》、《小说学引论》、《城市像框》、《龙床》、《典型文坛》等。2010年出版《典型文案》,是其当代文学史研究系列的又一新作。

二手半挂车

道路划线

发电电焊一体机

湿地挖掘机出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