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粉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食品粉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肖洪根新知识范式与中国旅游科学发展

发布时间:2020-02-11 06:16:16 阅读: 来源:食品粉碎机厂家

香港理工大学旅游与酒店管理学院 肖洪根教授

首先我要感谢旅游院邀请我过来参加这次会议,也借此机会和大家分享将近十年左右一直在关注的一个问题。这个话题是知识的话题,或者说知识社会学这一方面的话题。知识社会学的话题,其实有三大块的关注,我看知识社会学主要是在旅游领域,还有休闲、娱乐、饭店管理三个应用型社会科学领域当中看知识社会学。知识社会学三大块关注,第一块关注是关注知识的创造,知识的创造涉及的问题是我们学科内部的问题,旅游是多学科,与旅游周边学科,学科间,学科内部,知识发展,理论提升这一方面的问题。第二个关注的问题,其实是知识的传播问题,这个知识的传播,我这边所指主要跨语言和跨文化之间的传播。怎么借鉴英文的研究,这个跨语言、跨文化的知识传播,涉及到的问题其实是意识形态的问题。知识的话语权利,知识的权利结构,甚至我们英文有一个词叫知识轨电术,类似这样的东西。第三个知识关注点,这个知识到底怎么用,是实践引导我们创造知识,知识到底什么用途?它的用途对于指导实践来说,指导行业发展来讲有什么用途?这三个关注基本上是知识社会学三个关注点。应用各个不同的学科,其实都有不同的讨论和研究。

今天在会上跟大家交流的题目,其实主要注重在理论与实践。知识创造出来之后,和实践的关系。理论和实践的关系是怎么样,我管这个题目叫《新知识范式与中国旅游科学发展》。

这个新知识范式,在我们很多年研究当中,不同的学科,包括不同领域当中,其实有很多种种探索、构想。我这边列出这几个只是常见的几个,还有很多我没有列出来。前面知识转移,是工程学科比较多,知识创造出来之后必须通过桥梁,通过车辆传到实践那一方去,它的假设前提知识是从学院、院校,从学院这边创造出来。有一个桥梁,车辆延伸的东西。在管理科学,工商管理,包括信息管理这些科学当中,就叫做Knowledge mangement,是知识创造等等的过程。下面一个叫知识的互换,知识的翻译,其实也就是学术界创造出来的东西,业界不太乐意看它,或者看不懂,就要翻译,这个圈里有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就是康奈尔大学的学报,我们学院把它叫做一流的刊物,康奈尔学报他写的东西,语言、文风等等过去几十年发表都是这样,主要针对应用型学者,应用型领域,针对实践部门的人来阅读的。大部分写文章的人都是研究型的人阅读的,很多院校管这一类刊物没有太多学术性。知识的启动主要是在健康科学,临床医学的研究是最直接的指导实践的,它研究成果就是指导实践。健康促进的科学,在教育领域也是常出现的一个概念。组织机构领域,一个机构有没有学习的劲头,它的成员,包括它的领导,它的学员有没有随时敞开触须接受新东西,接受进来之后再去创造,另外还有community of practice就是实践社区,其实实践社区这个问题,很像今天去比较问题导向,只要一个问题出现以后,就围绕这些问题形成一个Community,如果仅是Practice是不够的。虽然其实已经在讨论当中已经包括了很多理论的部分在里面,但是出发点好象没有把这个意思融在里面。还有一个是Community of learning有种种探索,有一个要点,上面种种探索,都是大致的从一种叫做两个社区理论,理论和实践的关系,从传统意义上被认为是一种学界研究与学界的东西,学界研究的东西出来之后,如何转换为生产力,如何技术转移、科学转移、能够知识传播,知识转移。这一种概念当中有一个特点,前面这两个假设两个社区是慢慢分开的,慢慢下来就会发现从系统理论,知识驱动理论,解决问题,包括到说明,到下来actor network theory,到参与式行动领域,慢慢研究社区,叫学界这个Community和实践的Community怎么样拉进来。其实这边我们说的actor—network theory,就是参与者以自己研究行动促进一个变化,促进一个社会的变化,促进一个小社区,或者一个问题的解决。

单一的Community可以很形象说是一种知行合一的一个社区。在理论与实践众多讨论当中,不管用什么方式探索,核心问题是使用,这个知识到底怎么使用的?其实这个模型图,其实还是在一种两个社区的基础之上建立的。理论社区或者说学界,和业界,这两个社区是相对分开的背景之下建构的关于知识应用,我们怎么样可以检测,怎么探讨知识更好的被利用,有众多的一些概念在里面。这里面像知识的概念性使用,概念性使用把我们创造出来的东西发表出来研究,传递给学生,让学生增长知识。工具性使用,过程性使用,这些都表述了不同层面的知识的使用。但是这个模型图基本在两个社区假想的前提下做的一个东西。

在各地的做法当中,其实美国有一种大学我们管他叫研究型大学,60年代有一个机构extension service,怎么样反馈给社会,怎么样传递给世界。现代一些旅游专业都是在这个基础上出来的。像明尼苏达大学他们的专业就是基于在这个extension service上做的,我没有跟他们交换过意见,但是我猜想旅游行业是非常非常应用的一个行业。在澳大利亚有一个CRC,就是合作研究中心,CRC有很多的分支,CRC有经济学,有文学,我当时做这个研究的时候大概看到有17、18家澳大利亚旅游院校跟这个形成很密切的关系。澳大利亚有一个协会就是在这个理念之下形成的。

我们有产学研的课题成果转换的合作,一开始比较保守的做法下放到企业开发研究机构,现在城市发展当中科技园,科学城都是我们这种思路下的一种实践。最佳实践也是一种说法,在各个领域出现很多最佳实践,像改革示范区,国家旅游改革实验区,示范区很多。我觉得这些都是一些不同的做法。

我想用这个图说明一下,我们理论与实践的关系,从开始那种相对分离一种状态,慢慢走进非常靠近,非常非常靠近,靠近到几乎要融入到一起的一种。这里面有很多保障,社会保障,国民教育、国民素质等等,有很多保障性的东西在后面,才可以去完成。我们新知识范式,我们实践慢慢走向知行合一的新实践,走向这个实践过程中我们创造了很多新知识,研究也在这个过程中完成的,在一个滚动过程中问题得到解决,实践也得到推荐,新知识也得到了思考。我想这个问题并不是新的问题,科学哲学当中讨论的一系列问题,是这些科学哲学这些旧范畴在科学实践中一些新思考,其实是有很多不同的做法。新教育和新学习实践,我这边举了一个例子,CO —OP教育,北美第一家先做起来,CO—OP教育随着正常大学四年制本科,每个专业,比如旅游管理专业,有一个四年制本科常规性的学业,还有五年制本科学业。实习回来五个学年,有四个必须作为学员完成的一部分。很多学生从实践表明,这么多年来大家慢慢全部报CO—OP教育。这个新教育和新学习实践,我感觉我们学院很多做法太像这个目标了,有一个教学实习酒店,是一个教学科研性的,也是我们跟整个大学合资做的酒店,也是商业化应用的。融合教学,融合科研,酒店专门负责融合的官员,学院这边也有负责融合的团队,如何把教学科研融进去,我想出发点还是传统意义上两个社区的出发点。如何能够成为一个平台,作为酒店管理这一类实践,或者新实践,新学习,怎么样以一种融合,不是两个社区的东西,而是把它融起来这么一个做法。

我想还有一些可能的载体,像我们中国旅游研究院我不敢去做过多评价,因为我对这个院的情况不是特别清楚。我想向我们以政府自然型的机构作为产业发展和政策研究的机构,它直接面对实践,直接面对问题,又一方面从我们大部分人成功来讲,具有很强学术背景这些同志做研究,这样一个机构也是一种很好的载体。来促进推进新知识,新实践进行的做法。

第三个做法就是专业社团和协会,专业社团和协会它的宗旨,我们在宗旨、目标方面来讲,要促进产学研,促进产学研结合,促进学界和业界的这种钻研。往往我们做了很多研究方面,发现这个路途很艰巨,不那么容易去实现。尽管我们目标是成熟的,但是要实现那些目标很难。我们做的研究叫做TTRA,跟很多协会成员有不同特点,有30%是政府部门,另外30%高校院校,另外30%是咨询业界的,成员构成是产学研,或者政府很融合的,很平均分配的一个成员队伍,这个成员队伍当中,我们研究它的专业方面的交流,还有研究它的知识网络怎么形成,这些方面大家还是很自觉、不自觉的形成两个不同的社区。我猜想这个东西为什么实践社区和年轻社会没法那么融合在一起,可能有很多很复杂的一些因素,不是简单可以阐述的。今天这个会,包括我在桂林做了一个会,它的宗旨,包括参加成员也是促进政府成员各个国家代表、业界、教学界、科研部门怎么样形成一个共同社区,具体融合做得更有效,可以作为一个研究的试点,但是这里头很多因素还要做深入的探讨。

另外一个是基于项目参与式行动式研究,参与式、行动式研究以一个研究团队的介入,使得这个研究的过程,就是促进一个变化的过程。我觉得这一方面范例可以是政策的项目,区域规划的项目,社区发展的项目,开发投资的项目,如果要做这个载体这一类的研究,或者关注,就要求参与者要有相当高的调动性,除了大家的全面教育水平有所提升,作为一个领导者、组织者怎么调动这个过程,让大家去完成,可能是很重要的一个考虑。

另外组织机构学习和创新行为,组织机构学习和创新行为可以是很多类型的机构,包括院校都是,酒店管理是,具体某个酒店。

我这几年专注的,包括正在做的,或者还没有完成的一些课题,大部分是和知识相关这些东西,前面一开始讲了有三大块关注,关于理论实践关注稍微少一些,有种种的原因。我们今天的讨论可以延伸得很开,包括像知行问题,本届话题是“问题导向与理论建构”,我觉得是特别切题,其实很多的理论建设,事实上围绕着问题来展开的,问题的解决看你是个什么样的学者,看你是什么学科背景的学者,看你使用的角度和方法,他的解决过程完全是不一样的。我想从这个方面来讲旅游和学术一直在往前推进的,刚刚几位学者说了,我们是个新学科,我们承上启下一直在推进,我们新一届旅游研究,包括年轻的学者,有责任和使命,在培养教育同时,也推行更好的实践,推动、推行更好的知识,我想我的发言到此为止,如果感兴趣这个话题的,可以写E—mail,或者有时间可以回答大家的问题。

广州代理记账网

中山工作签证变更

食品药品经营许可证

深圳工商税务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