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粉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食品粉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14家城商行苦等5年再次被告知上市延期

发布时间:2020-03-26 18:15:25 阅读: 来源:食品粉碎机厂家

“最近又在证监会里审,都五年了。”北京一家大型金融机构投行部人士近日向人民网财经记者表示。他指的是,一家来自浙江的城商银行,从2008年上报材料以来,上市之路至今未见进展。

同处江浙地带的另一家城商行江苏银行,在上个星期刚刚宣布延期上市。更早时候,在2012年中国证监会公布的14家排队上市的地方城商行中,已有多家宣布延期,又或如上海银行和重庆银行般取道香港。

自从北京银行、南京银行和宁波银行三家城商行上市之后,至今未有第四家能够完成这一过程。14家在排队名单之中的城商行,之所以不被证监会放行,原因多被归结为股权不清晰、资本充足率未达要求及呆坏账过高等。

“这些银行多有相似问题,比如股权,有的多达上千人持股。又是地方银行,客户多为中小企业,区域性风险和不良率都比较高。”上述投行人士说。

尽管如此,这些银行为寻求快速发展和达到“新三板”对资本充足率的要求,不得不继续在这条路上前行。今年两会期间,证监会副主席姚刚表示,IPO要在自查、抽查两阶段完成后才会重启。这意味着,即使城商行IPO获得放行,最快也得在财务稽查工作结束之后。

艰难上市路

延期等待几乎已成这些城商行的上市路常态。

上周,成立近六年的江苏银行在新年第一次股东大会上即宣布延期上市,让城商行的上市之行再蒙阴影。而在去年,处于落实反馈意见阶段的重庆银行第三次公告上市延期。更早些时候,筹备长达十年之久的上海银行也将上市延期一年。

因为等得太久,一些银行选择了取道香港上市。日前有消息称,上海银行H股已进入倒计时,拟融资100亿到150亿港元。上海银行行长金煜在去年6月份曾表示,该行H股IPO已经报批证监会,但记者未能获得上海银行相关人士证实。

前述投行人士表示,“证监会有意将A股分流到H股”,但在实际中,这种做法需要协调多方资源,难度同样不小。比如,首先需要证监会放行,拿到业内俗称的“路条”。相关方面的推动措施,目前为止并无具体文件出台。

名单中的其他银行,盛京银行、大连银行、锦州银行、徽商银行、贵阳银行、成都银行等均在初审之中。14家银行中,上海银行和江苏银行因资产规模最大,盈利相对稳定而被业界认为最有希望拔得头筹。

据前述投行人士向记者透露,证监会给予其中一家银行的反馈意见显示,不放行的首要原因在于城商行的复杂股权。由于城商行多从城市信用社改制而来,股东数量过多,且代持现象严重。“当时融资渠道比较少,而资金需求量比较大,股东中很多是当地有钱人和职工。”上述投行人士告诉记者,“这很敏感,一上市股权作用非常明显,每股都可能价值很高,搞不清楚就麻烦了”。

因此,这些银行筹备上市首要工作就是清理股权和理顺结构。2010年9月,财政部和“一行三会”曾联合发布了一份关于规范金融业内部职工持股的文件,帮助清理股权问题,不过实际操作却非常麻烦。

截至2012年末,上海银行还有股东40106户。而江苏银行有法人股974 户,个人股23567 户。杭州银行、盛京银行等股东数也都超过千户。而这远超上市公司200位股东的红线。

证监会高度关注的还有城商行的风险控制能力。城商行定位于地方银行,大多设在中小企业集中的地方,客户结构比较单一,信贷投向中小企业的整体比例和平均不良率均显著高于大行,这意味着城商行风险承受能力要求更高,要更多地资金和拨备。

根据研究机构莫尼塔近期关于城商行的一份报告显示,近30%的受访银行表示逾期贷款率在2月继续上升。在部分三线城市,其房地产开发贷款也出现逾期。

给城商行留个口子

“城商行上市目的为补充资本金。按照银监会资本新规,很多银行都没有达到要求。”国泰君安金融分析师邱冠华向人民网财经记者表示。

过去几年,城商行异地扩张消耗过多资金,如今大多资金吃紧。从这些拟上市的银行看,上海银行资金缺口超过350亿元,其中150亿元将通过发行次级债解决;江苏银行则通过上市融资最多100亿。此前,该行曾增资扩股20亿元,期间还发行了20亿元次级债。这些银行几乎无一不通过扩股、发债来进行融资。

“要想开展同等规模的业务,跟国有大行相比,城商行的资本充足率和拨备率都要求较高,但持续保持这种状态很难。”上述投行人士告诉记者,“哪怕上市之后也会持续有融资需求,一般企业IPO融资后,基本几年都够花,但银行就不一定了。”

他还表示,“就怕陷入‘扩展—融资—扩展更大—再融资’的持续循环”。也因此,证监会对城商行上市颇谨慎。

虽然城商行设立异地分行政策两年前即收紧,特别是跨省设立分支机构,基本处于暂缓状态,但部分城商行普遍通过村镇银行曲线扩张。

目前,我国各类商业银行共249家(含85家农村商业银行),其中5家大型商业银行全部上市,12家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有9家上市,而147家城市商业银行仅3家上市。不少人士希望证监会对城商行上市开个口子。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深交所理事长陈东征提了一份鼓励城商行上市的提案。他认为,城商行和农商行可以真正支持中小企业,并且风险可控,应适当放低门槛。“700亿元资产规模的隐形门槛只有东部地区的城商行和农商行容易达到,对资产规模要求较高反而容易导致银行盲目追求规模”。

陈东征同时提出,首先要明确城商行的发展方向,一定要关注小微不能盲目扩大资本。

据此前媒体报道,证监会酝酿的上市新标准中,将计划按照总数的20%安排中小银行在近几年上市,同时更加注重银行的评级指标。而备受关注的城商行跨区域经营问题的约束则更为宽松。

“但证监会对这类银行模式不太‘感冒’。”前述投行人士认为,主要还是城商行的风控能力和客户资源风险高,而且对资金需求量太大,需要发股、发债来满足资本充足率。如果风险不可控,容易出现问题。(记者 魏倩)

名中医杜宏宇讲解口腔溃疡的诱发原因是什么

关节型银屑病是如何发生的

包皮过长吃药能治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