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粉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食品粉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日本间谍渗透台湾阻碍保钓内幕

发布时间:2020-07-13 13:15:48 阅读: 来源:食品粉碎机厂家

台湾保钓船近年出海,往往都受制于船主。除了是台湾当局的压力,也因为日本派出了间谍渗透,不断收买船东与船长,可以在关键时刻起关键作用,破坏保钓行动。

多次带队突袭钓岛的新北市议员金介寿爆料,指日本间谍曾渗透台湾收买船长,破坏1997年一次秘密登岛行动。

现任新北市议员金介寿透露,早在1997年,他所策划的一次秘密突袭登陆钓岛的计划,在最后关头被船长中止,背后就涉及日本间谍渗透,让行动功亏一篑。由于当时是李登辉主政,比较亲日,高层不欲张扬此事,但参与反谍的台湾警方和国安人员监听和发现他们的行踪;最后一网打尽,但却不予起诉,而只是要求他们立刻离境。

3名日本警官假扮观光客这3名被缉获的日本间谍其实有警官身份,原田正彦带领上原茂光和仲松清茂3名日本海上保安厅警官,持观光签证,却在北部渔港侦搜情报,目的就是要了解有多少船、多少人要出发以及台湾的民间反应。

3名日本间谍在台湾的一举一动全被国安当局牢牢掌握,指示基隆警察局全面监控。警方发现,该3名日警每天早出晚归,每天上午约8时即结伴外出,乔装成观光客模样,每人身上带着照相机、移动电话、录像机等搜证器材,他们保有日本人一贯的有礼、客气,且都操流利的中文。

基隆警方发现,该3名日警晚间返回下榻的基隆市华帅饭店,不断密集与外界联系,最不寻常的是,他们有不少电话是与北部渔民接触。参与办案的警察透露,3名日本间谍曾与很多位船东联络,由通联记录发现他们都在谈保钓,甚至提到可以跟金介寿一起去,他给你多少钱,我们就给你多少钱。

事后金介寿才恍然大悟,他早就怀疑这位船长是和日本人勾串,所以才会在登岛事上放水,准备登陆时刻临阵退缩。尽管这位船长矢口否认与日本人有任何接触。

缜密登岛策划成功在望时间拉回到1997年6月30日,正值香港回归之际,台湾的保钓人士则秘密策划一项突袭钓鱼岛行动。带头的金介寿是保钓行动派,已经4次硬闯钓鱼岛,1996年10月7日成功登岛,令日本保安厅头疼不已。一年后,金介寿等保钓人士还想再达阵,事先经过缜密的策划,要让日方措手不及。

突袭钓鱼岛行动非常隐秘,保密功夫滴水不漏,连金介寿的妻子王慧美也不知她先生的行踪。为了避人耳目,金只准备一艘20吨级的海钓船新海洋号出海,且未挂任何旗帜,让日方误以为是日本渔船而松懈心防。

金介寿回忆指出,他们船上有五六位保钓敢死队成员及七八位媒体记者,走走停停,边航行边捕鱼,状似悠闲。因为正面攻岛,难度太高,于是采L形迂回航路,先往东行,表面上朝日本方向前进,不对准钓鱼岛直航,待天黑后再悄悄转向钓鱼岛列屿的北边,绕到后方登陆。

钓鱼岛附近海域全在日本掌控之下,日方巡逻艇通常有2至3艘,24小时轮班,白天还有轻航机临空巡视,一旦发现台湾渔船靠近,会立刻驱赶,使台湾渔民无法利用该渔场捕鱼。

新海洋号航行过程出奇顺利,虽有日本飞机在上面盘旋,但没有采取任何动作。7月1日凌晨1时30分,新海洋号已经航行到接近钓鱼岛四五海里,海上空空荡荡,没有任何船只,也没有遭遇阻拦,仅一步之遥,眼看即将登岛。

登岛前船长竟临阵退缩登岛行动只有少数保钓核心人士掌握,连这船长也未被告知。在那关键时刻,却发生一件极不寻常的事,新海洋号突然停止前进,不断在原地打转,船上的人都很纳闷,金介寿就问船长:为何不往前开?但这船长沉默不语,接着表示:这次可以上去,但下次就难了,可以跟日本多玩几次。

保钓一行人面面相觑,对船长的说法十分不解。金介寿认为,他的说法矛盾,既然可以上去,为何要放弃?保钓人士拉金介寿到船尾共商大计,他们觉得这船长的动作很奇怪,建议把他绑起来。金身为总指挥,面临关键抉择,他思考了几分钟,试图说服船长,表示愿意再加码新台币10万元给他,出海一次10万,已经预付5万给他,但他拒不接受,表示不是钱的问题,坚持不愿登岛。

金介寿最后决定放手,未绑架船长。他认为当时一对一的情形下,极有可能登岛,但因这船长态度迟疑,他们错过创造历史的机会,铩羽而归。

这位船长过去与保钓人士关系密切,合作愉快,当年金介寿和香港保钓人士登钓岛插旗,他和其他四五位船长都参与策划。但对于他当天的决定,保钓敢死队的成员都很困惑,随行的媒体记者也感到不解。直到后来台湾的保钓人士才悚然惊觉:这位船长已被日方收买。

亲日李登辉态度消极敷衍事实上,面对日谍渗透,基隆警察局外事课长在掌握全盘状况后,对于如何缉捕这几名日本间谍,做好沙盘推演,决定收网。当时是李登辉当权,作风亲日,警政主管为保官位,对保钓行动,多半采取消极敷衍态度。了解内情人士指出,基隆警局高层指3名日本间谍是烫手山芋,要外事课最好不要碰,但外事课主管并未理会,仍依法行事。

外事课的拘捕行动迅速展开,他们以清查户口之名直接赴华帅饭店,还特别安排了两位熟谙日语的翻译随行,让3名日警没有串通机会。这3人眼看大军压境仍强作镇定,辩称是至日本交流协会洽公,但外事课员起而驳斥,并出示他们在台搜集情资事证,正告他们此种行为严重违反国际惯例。3人无言以对,最后被限制在饭店内一整晚,两天后离开台湾。

贵阳订做工作服

内江制作西服

黑河工作服制作

延安西装定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