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粉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食品粉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财产基尼系数高说明了什么

发布时间:2021-01-21 14:46:27 阅读: 来源:食品粉碎机厂家

财产基尼系数高说明了什么?

近日,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布的《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4》备受公众关注。该报告指出,中国的财产不平等程度在迅速升高:1995年我国财产的基尼系数为0.45,2002年为0.55,2012年我国家庭净财产的基尼系数达到0.73,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财产,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  同样的比例,财富悬殊过于巨大,因此这样的数字一经公布就吸引了公众的广泛质疑,这样的财富不平等,是不是与共同富裕的目标背道而驰?

那么,该如何看待这个“财富不平等”现象?在学术界,统计贫富程度有两个口径,一个是收入,二是资产。前者计算流量:统计一个家庭每年的薪资、经营、股息等所得,后者是统计存量,指一个家庭包括现金、存款、房产、股权等所有资产减去负债之后的净资产。衡量收入不平等的基尼系数早在几年前就已经为公众所熟悉,此前西南财经大学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中心的数据表明,2010年中国家庭收入的基尼系数为0.61,大大高于0.44的全球平均水平。如果说家庭收入的基尼系数为0.61就已经不可接受,那么财产基尼系数0.73就更加会觉得不可思议了。问题是,财产基尼系数高到0.73就真的是不可思议吗?那倒未必。  首先,家庭财产分布不均并不只是中国一个国家的现象,而是很多国家都呈现的现象。以美国为例,从1922年至2007年,美国1%家庭所占有的财富基本占社会财富额的30%以上,在1929年时甚至高达44.2%。甚至在很多时候财富分布平均并不是好事,在改革开放初期的1980年,无论是收入基尼系数还是财产基尼系数都比现在要低得多。但这是不是意味着那时候比现在要好?很显然,并不能够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财产集中度增加是市场经济所呈现的必然现象。通过市场竞争实现优胜劣汰是市场经济的本质特征,在这种竞争机制下,那么优胜者就会获得巨额财富。100多年前洛克菲勒由于出色的商业才能成为美国首富,其所积累的财富富可敌国,那么是不是说洛克菲勒的财富就是应当受谴责呢?显然不能。在洛克菲勒统治石油工业的数十年间,他将日常用油价格大幅压低了约80%。洛克菲勒在1885年给他一位合伙人的信里是这么写的:“继续努力吧。我们要永远记得我们是在为穷人们提供用油,而且必须是又便宜又好的油。”  事实上,中国目前也有一大批面对草根服务的亿万富豪。以刚刚出炉的福布斯 2013年富豪榜为例,排名前十的富豪中以服务中低收入阶层的富豪就接近一半,其中包括宗庆后 、李彦宏 、马化腾 、杨惠妍和马云 ,难道我们能说这些富豪的财富不是通过自己出色的商业才能获得?当一个公司的客户遍布全国各地时,它理所当然有理由获得巨额财富,因为这些财富实际上是所服务群体对其的赏赐,而不是通过各种强取豪夺。这样的财富是社会发展进步的动力,而不应该是社会仇恨的化身。  其次,如果考虑到中国家庭资产主要是以房产为表现形式,那么我们就更不要对这个基尼系数大惊小怪了。此前中国家庭金融调查有数据表明,房产是中国家庭资产的重要载体。全国家庭的金融资产占比为8.1%,非金融资产为91.9%。在非金融资产的构成中,房产占很大比例,资产前5%家庭的非金融资产中房产占比61.1%,前1%家庭房产占比为42.2%。全国家庭的非金融资产中房产占比高达71.1%。既然房产是家庭资产的重要形式,那么家庭财产基尼系数高达0.73就不足为怪了,因为各个地方的房价相差实在太大了。  以刚刚过去的2014年6月份为例。由全国房产市场数据中心发布的全国百城房价排行榜表明,北京以37249元/㎡的平均房价名列全国榜首,而位居榜尾的是新疆喀什,每平米为3557元,均价不及北京的十分之一。假设北京居民和喀什居民拥有的房产面积大约相同,那么前者的家庭财产就是后者的十倍还多。在这种情况下,家庭财产基尼系数高达0.73就不足为怪了。  如果再考虑到这几年城市房地产的发展趋势,那么就更加可以理解自1995年以来财产基尼系数从0.45增加到2012年的0.73。众所周知,中国的房产市场的兴起是始于1998年,在此之前中国各地的房产价格都差不多,因为构成房价的主要因素就是土建成本。但是随着市场化之后,各个城市的房价呈两极分化趋势,有些地方如北京的房价已经接近土建成本的10倍,而有些城市如喀什的房价还是接近于土建成本。  既然社会财富分布不均本来就不是特别意外的事,为什么这次0.73的家庭财产基尼系数会引发公众的强烈反响?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中国传统“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因素,凭什么你拥有这么多的财富而我却这么少?同时还要考虑到的一个因素是,在过去三十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很多人以贪污受贿等不正当手段致富,因此财富在中国很多人的眼中不是一个骄傲的名词,而是一个耻辱的标记。  如果以放大镜来看,很多“先富起来的人”都有着这种那种的问题,但需要注意的是,这种所谓的“原罪”某种程度上是当时制度的“罪”,而不应该归因为个人为突破此种制度的努力——就像当年备受打击的“投机倒把”实际上是企业家精神的体现。  更需要注意的是,尽管很多媒体把财产基尼系数高到0.73称之为“财富不平等”,但是在我看来,以“平等”来形容“家庭资产分布不平均”,实在是大谬。当我们说公民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时,指的是国家应该一视同仁地面对所有的公民,而不应该对谁偏袒。但“财富平等”是什么意思?难道每个人应该拥有一样的财富?在我看来,以平等来形容财富,实际上是非常危险的:没有人生下来就应当获得和别人一样的财富,只有通过自己出色才能的辛劳付出,他才能获得和其匹配的财富。如果硬要说“财富平等”,那么中国在1978年以前可能会更加“平等”,但显然那是一个更加糟糕的社会,而非更为美好。  甚至,我们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很多人整天在抱怨财富不平等,实际上是他想不劳而获拥有财富,这可能是比高到0.73的财产基尼系数更为危险的一种倾向。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