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粉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食品粉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昆山医院护士爆炸事件伤者哀求打能睡觉的药【搜了网】

发布时间:2019-08-12 17:55:12 阅读: 来源:食品粉碎机厂家

昆山医院护士:爆炸事件伤者哀求打能睡觉的药

昨天,本是中国传统的节日“七夕”,在昆山中荣金属车间上班的这些工人,他们的身份或是父母,或是子女。

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他们也许也在盘算着如何与爱人过“情人节”,想象中是否也充满了浪漫和温馨?或许想趁着节日,下班后回家与父母团聚,带孩子游玩……

然而,随着一声爆炸,69条生命转瞬即逝,近两百名伤者在抢救之中——昨天成为“七夕”最悲伤、沉重的一笔。

今天,受伤的他们,饱受烧伤的折磨。他们中的大多数是外来务工人员,因为不愿让远方的父母担忧,有的甚至还没告知家人。

部分闻讯赶来的家属,为寻找在事故中失联的亲人,在昆山的医院转了一圈又一圈。一位小伙子说:“我妈妈的电话怎么都打不通了。”

找到的痛哭至昏厥,尚未找到的还抱着一线希望,他们祈愿亲人是在某个医院救治,不是遇难……

家属寻亲 丈夫重度烧伤 三妹尚未找到

在昆山第一人民医院,老家在山西运城的伤员黄武被推进手术室前,他的妻子马春欢和儿子以及一些亲戚都围在病床边,通向手术室的电梯刚一关门,马春欢就晕倒在地。

对于马春欢而言,这是一个或许她一生都难以抹去的记忆——她和丈夫黄武,都在中荣公司上班。因为没和丈夫分在同一个车间,她侥幸逃过此劫。

由于昨天是周末,加班可以拿到双倍工资,加之厂里效益不错,所以对工人们而言加班是家常便饭。

7点开工,可没过多久,忽然传来一声闷雷般的巨响,马春欢被震得心惊肉跳,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就有人喊:“爆炸了!”马春欢赶忙和工友们往车间外跑,刚跑出去,便看见丈夫所在的车间已经被炸得一塌糊涂。

“我当时就懵了,我丈夫和三妹都在车间里,”马春欢哭着说,当看见很多被烧得连衣服都没有的男男女女被抬出来后,她疯了一般地找寻着自己的丈夫和三妹。

由于所有伤员都伤得很厉害,加之多数已不能动弹,马春欢根本无法辨认丈夫黄武和三妹。

随后,她和几个工友一起赶到医院,并在那里和儿子、大姐以及另一些亲戚会合,总算找到了黄武,但那会儿的黄武已经昏迷,全身被烧得几乎没有一寸好皮肤。

“医生说我爸全身90%烧伤,需要立刻手术,很危险。”马春欢听到儿子的转述,再度昏了过去。

另一边,马春欢的大姐马春安坐在石凳上哭得没了半点儿力气,前不久还一起吃过饭、有说有笑的二妹夫和三妹,会突然遭遇这种不幸,更糟糕的是,至今还没有三妹的半点儿消息。

“我真不敢想,要是有个万一,这可是两条人命两个家庭啊!希望她是被送到外地医院抢救了,不是遇难。”马春安已是有气无力,目光呆滞。

“钱还没领到,人却出事了”

已经在昆山生活了十年的曹思功在昆山各家医院,带着儿子和女儿跑了一圈又一圈,寻找妻子王先英的消息。当天早上爆炸发生时,王先英就在事发车间里的流水线上工作。

当天早上,王先英向丈夫以及刚刚大学毕业来昆山不久的女儿告别后,和往常一样上班去了。

曹思功说,中荣公司其实效益还不错,王先英作为一个已经46岁的中年妇女,能在这个每月赚五千多元的公司干活,还算不错,“但确实很辛苦,每月只休一天,每天工作12小时是常事,发工资也没工资单。”

王先英上班的时间正好是儿子曹伟利结束夜班的时间,母子俩的工作地点距离不是太远。

曹伟利回忆,当他刚准备进家门时,一个朋友打来电话,说中荣公司发生大爆炸了,让他们赶紧给王先英打电话确认是否安全,“但我妈的电话怎么都打不通了。”

为了尽快找到妻子,曹思功和儿女一起,跑遍了昆山所有收治此次爆炸伤员的医院,但一无所获。

曹思功回忆,其实王先英此前也表达过不想在这家企业工作的想法,一是毕竟已经干了十年了,二是很久没有回河南商丘老家了。

但看到公司最近又要发半年奖了,有八千块钱,节俭的王先英还是决定再签一年合同,“半年奖的字都签了,钱还没领到,人却出事了。要这钱还有什么用!”

救治过程

“他们问我,为什么眼睛看不见?为什么身体动不了?我都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一遍遍地安慰他们没事,没事”

护士:用谎言安慰伤者

参与救治的昆山市第二人民医院一名女护士告诉《法制晚报》记者,她昨天早上刚刚值完夜班,下班回家刚走到小区门口,忽然接到医院的电话,说有紧急情况,要她迅速赶回医院支援。“接到电话时我还一头雾水,但当亲眼看到病房里一具具被烧焦的肉体时差点崩溃,那种皮肤烧焦的味道和僵硬的触感,记忆深刻。”

这名医护人员称,她曾经历过很多次抢救,但没有任何一次比这次感觉更无力的了。“我明明知道他们伤得有多重,却要用谎言安慰他们,一切都会好起来。”“他们有人问我,医生为什么我眼睛看不见?为什么我身体动不了?我都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只能一遍遍地安慰他们没事,没事。”很多女护士都忍不住掉眼泪,就连给他们喂水时他们说的“谢谢”,听着都让人心酸。

她说:“有的病人一直哀求我,让我给他们打能睡觉的药,”“他们说,医生就让我睡过去吧,实在是太疼了。”这位女护士还特别提到,她负责的伤者中,有个年轻的姑娘,爆炸发生时,仅仅是她开始上班的第二天。“她一遍遍地问我们她会不会好?我和同事们安慰她说,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

“他们中有很多是外来务工人员,有的甚至还没有告诉家人自己的受伤情况,真的有太多心痛”

医生:可能有些病患会坚持不住

国家卫计委指定的事故前方医疗专家组成员、上海瑞金医院烧伤科主任医师张勤沉痛地说:“我从事烧伤治疗长达27年,从未看到如此严重致命的爆震伤。送往医院的一些伤员已经离世,预计接下来死亡率会很高。”

王家丹是轮流在昆山几家医院机动工作的见习医生,他介绍说,送来的伤者很多都是重度烧伤,非常容易感染,所以一些身体条件本就不好的很有可能会坚持不住。

王家丹对法晚记者称,因为各个医院药物储备的关系,一家医院无法及时做到全部收治,所以爆炸中这些受伤的工人被分到了各大医院。目前有一部分已经控制病情的病人入院留了下来,其他病患都需要根据情况转院。然而,他们中很大一部分是外地务工人员,很多人还不愿让家人担忧,有些甚至都没有告诉家人自己受伤的情况,所以来探望病人的都是自己知道消息的家属。

王家丹说,爆炸跟普通起火不一样,瞬间高温导致此次受伤最轻的也是中度烧伤。“那么大的烧伤面积,没有别的皮肤来移植生长,而医药费、手术费对很多老百姓都是天文数字。一小瓶药几百块,医院也负担不起,现在用的也是一些消炎的,抗病毒的,可能还会加点止痛药。”

他无奈地表示,看到这么多的伤者,真的有太多的心痛,他们的身份或是父母,或是子女,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多帮助几个,让他们少些疼痛。

此外,当地居民也告诉记者,昨天爆炸之后,直到下午四五点的时候,还会看到黑烟,闻到烧焦的味道,而事故现场从昨天就被警戒线围起来了。

现在昆山的医院已经住不下了,很多人被送往苏州、常熟一些离昆山比较近的医院,有些外来打工的人的家属甚至都不知道他们被送到了哪家医院。

文/记者 李文姬 王婷婷 王选辉 部分据《钱江晚报》

编辑:admin

回火炉

移动pos机

桂花树

净化车间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