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粉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食品粉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信泰富铁矿纠纷升级澳富豪阻挠港口使用

发布时间:2020-07-13 17:35:40 阅读: 来源:食品粉碎机厂家

中信泰富位于西澳的Sino Iron铁矿项目历经数年拉锯后,仍在泥潭中艰难推进。

2月11日,一名熟知该项目的矿业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目前,中信泰富仍在积极寻求法律渠道试图与Sino Iron铁矿拥有方Mineralogy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澳大利亚矿业大亨克莱夫帕尔默(Clive Palmer)解决纠纷,并将根据此前西澳法院针对这起商业纠纷作出的判决重新制定应对策略。

四天前,来自路透社的报道称,中信泰富此前与帕尔默控制的Mineralogy公司就其运营位于西澳的Cape Preston港是否涉及海事安全问题,向法院寻求申诉,但遭到了当地法院的驳回。

而对于此次澳大利亚法院的判决结果,中信泰富发言人则指出,法庭判决不涉及也不会影响铁矿项目的日常运营,中信泰富已获得出口精矿粉所需的所有审批文件。

1月31日,澳大利亚政府指定Mineralogy公司作为西澳港口的运营商,中信泰富则认为此举违反了自然公正原则,遂向法院提起了申诉。

Mineralogy公司的财务状况并不理想,所以帕尔默好像把中信泰富当成了提款机,到后期,双方的关系基本上已经彻底破裂了。另一名了解中信泰富的知情者说。

帕尔默再出难题

2006年中信泰富与Mineralogy公司签署股权收购协议,以4.15亿美元收购西澳大利亚两个分别拥有10亿吨磁铁矿资源的开采权,这对于中信泰富来说,宛如一个挣扎日久的噩梦。

而在此后的数年时间里,这个项目遇到的困难远远超出了此前中信泰富的预期,与合作伙伴帕尔默的关系也随着一系列矛盾出现降至冰点,预算严重超标、投产期限屡次押后外,人员聘用、监管障碍等内部运营管理问题也开始层出不穷。

但相比市场、管理等因素,来自帕尔默的刁难则无疑是阻碍中信泰富西澳铁矿最为关键的拦路石,这名在澳大利亚排名前五的矿业富豪也已让中信泰富 身心疲惫。

像中信泰富和中冶之间的问题还都是正常的项目运营过程中的问题,双方都不愿意看到投资出现这么大的亏损,了解中信泰富铁矿项目的人士说,但与帕尔默的矛盾完全就不一样,中信泰富一直想私下里和他解决争端,但帕尔默好像很喜欢把事情往大里闹,像斗气一样。

事实上,从2006年买下两个铁矿的采矿权开始,中信泰富与帕尔默之间的矛盾就在后者一连串的语言攻击及多次要求变更合同条款中升级。双方几度也都因沟通无果而僵持不下,最终皆选择一纸诉讼将对方上告至当地法庭。

此前,帕尔默曾就矿山的开采使用权费向西澳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中信泰富按其要求的每吨3毛澳元的单价支付自2006年以来的开采费用,若中信泰富拒绝付款,则将终止Sino Iron铁矿项目。

但彼时,帕尔默的这一要求并未得到法院的认可。即便如此,帕尔默并未放弃,此后,帕尔默又再次以中信泰富未履行合约拖欠数亿美元专利费等缘由再次向法院提起了诉讼,并试图阻止中信泰富使用港口。

帕尔默说中信泰富拖欠了几个月的费用,导致他不得不解雇公司的员工,并提出要对相关公司进行清盘。知情人士说。

而针对帕尔默屡次抛出的新难题,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向中信泰富一名高管问询时,该高管并未就与帕尔默的数次纠纷发表正面评论。

别人我们管不了,我们只能尽一切可能推进项目。上述高管说。

中信泰富失去耐心

相比此前多年来试图寻求私下解决纠纷的态度,时至今日,中信泰富的忍耐似乎也已接近边缘。

帕尔默之所以一直不妥协,是因为他非常需要钱,但中信泰富这个项目本来就已经超支了几十亿美元,怎么可能接受帕尔默再三开出的条件,此前,中信泰富就已经支付了一部分额外的费用。知情人士说。

值得注意的是,来自外媒此前的报道也指出,2008年-2011年,帕尔默控制的Mineralogy公司已经连续三年未曾缴纳税款,Mineralogy公司及其下属公司向监管机构所呈报的财务报表也皆显示亏损。

由于之前的行业里的长协价(Royalty B)已经取消,中信泰富与帕尔默之间需要寻求新的计算方式,但对于帕尔默来说,他当然需要争取利益的最大化。了解中信泰富的矿业人士说。

来自此前路透社的报道称,目前,帕尔默指责中信泰富拖欠其费用为2亿澳元,此外还拖欠了1200万澳元的日常行政费用。但针对帕尔默的单方面指责,中信泰富方面则一改往日私下解决的态度,对此进行了公开抨击。

2月6日,中信泰富总裁张极井在墨尔本面对数百名矿产业高管、银行家及律师强调:如果说我们没有按照协议支付该付的钱,那完全是胡说。

而被问及与帕尔默的关系如何演变成今日之境况时,张极井则坦言:我也一直在问自己这个问题,并强调自己并非第一次在澳大利亚做生意,我从来没有碰见过这样的人。

数名关注这一项目的业内人士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在长达7年的商业纠纷后,尤其在项目本身深陷泥潭时,中信泰富此前寄希望于友好解决分歧的方式已经不具可能,中信泰富已经失去了耐心。

但再怎么骑虎难下,中信泰富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和帕尔默的关系最终只能寄希望于当地政府进行调解。上述人士说。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12月,在比原计划推迟了三年多时间后,中信泰富向旗下一家钢铁厂发运了Sino Iron项目的第一批铁矿石,成本是原计划的近四倍。而迄今为止,该项目六条年产400万吨的生产线也唯有一条投入运行。

(责编:杨秋影)

定西职业装订做

怀化订制西服

宜春西装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