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粉碎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食品粉碎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信泰富澳洲样本被低估的成本

发布时间:2020-07-13 18:28:39 阅读: 来源:食品粉碎机厂家

中信泰富()澳洲项目遭遇的危机正在让人们重新审视海外的矿山收购项目。

据海外媒体的报道显示,目前中信泰富陷入了非常尴尬的境地,不开工,成本高企;开工了,利润难料。而截至2012年12月份,中信泰富在该项目上的投资成本已从6年前的42亿美元飙升至78亿美元,导致企业深陷泥潭,难以自拔。

12月18日,中信泰富宣布,为贯彻中信泰富把重点放在其核心业务的意向,中信泰富将向控股股东中信集团之全资附属公司出售4.445亿股中信国际电讯股份,总代价约为7.73亿元,预期出售事项可为公司产生3亿元溢利。此举被业内认为股权出售有为澳洲项目救急之需。

不过,即便如此,3亿元的溢利对于澳洲项目的开发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业界分析认为,根据中信泰富董事会主席常振明此前不久的表态余下项目主要费用开支不会超过100亿美元来看,中信泰富的澳洲项目如果不能扭转亏损预期的话,最终将无法回避关停危机。

更令人担心的是,中信泰富的遭遇不过是大量中国企业在海外矿山收购问题上的缩影,大量中国企业由于在收购前期对预算成本的考虑不足不得不面临难以开工的局面,加上金属矿等大宗商品价格的摇摆、不确定性,这些当年费足力气收购而来的矿山正成为烫手的山芋。

被低估的预算成本

中国企业在海外矿山收购中经常低估预算成本,国内的矿山开发企业通常将国内开采矿山的经验或常规做法搬到国外的项目中来做,但这是行不通的。

对于野心勃勃进军海外市场的中国企业来说,在资源收购项目上屡屡碰壁国家审查,这让很多中国企业认为,只要收购成功就意味着收入和盈利,加上国家对海外矿山资源的需求与依赖,尤其在铁矿石领域的信赖,让这些石料的价格一度飙升数倍,更加刺激了中国企业的海外收购积极性。

然而,大量中国企业没有意识到的问题是,横亘在收购成功与成功盈利之间还有一个巨大的鸿沟,那就是可控制的预算成本,这来自于对项目的综合考虑,以及满足当地法律法规要求的各种用工成本,环境以及安全方面的成本支出,以及对水资源利用及物流成本的计算。

中信泰富的澳洲项目显然是这一问题的典型代表,就在2012年8月28日,该项目承建方中国中冶()公布,旗下承建中信泰富的西澳SINO铁矿项目,合同金额由原先的17.5亿美元,增加至34.07亿美元。理由是项目现场遭遇三次飓风等不可抗力因素,用以运送材料的多批船期延误,以及受澳洲法律和工作习惯等制约国内有效抢工措施难以开展等因素的影响。

对此,达信环境及矿业风险部门负责人吕春雨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中国企业在海外矿山收购中经常低估预算成本,国内的矿山开发企业通常将国内开采矿山的经验或常规做法搬到国外的项目中来做,但这是行不通的。

以劳动力成本为例,国内一个矿山工人的收入在社会各阶层中属于中低水平,但在国外,比如加拿大、澳大利亚这些矿山开采的发达国家,很多支出成本是国内企业根本想象不到的。

在这些发达国家,人口少,劳工少,加上这里的采矿工人大多是高级技术工人,他们虽然是蓝领,其收入却高过城市白领。据了解,一个在煤矿开叉车的工人,其工作只是装煤,他一年的收入也相当于40万元人民币,而即使收入抛在一边,其福利待遇也是一笔不菲的支出。吕春雨说。

众所周知,澳大利亚昆士兰州首府布里斯班是一个风景宜人的地方,从这里到人烟稀少的矿区工作,至少要坐几百公里的飞机,于是,矿山工人普遍流行一种叫做Rost Holiday 的休假制度,即在矿区连续工作两周,再飞回家休息一周到两周。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从大城市到矿区的机票非常昂贵,有些票价接近从中国北京飞到澳大利亚的价格,然而,根据当地惯例,工人休假时的飞机往返费用完全由矿山企业支付。

不仅如此,在吃、住、食品、水以及环保、安全方面,对待这些拥有技术的高级蓝领也需要格外注意,在澳大利亚,工作一天的工人需要在干净整洁的餐厅吃上一顿可口的餐饮,即使在蒙古国,一些有意识的企业也开始聘请乌兰巴托五星级酒店的大厨为工人提供服务。

在住宿方面,中国式大通铺的做法当然也完全不可取,至少需要带洗澡间的宿舍,不仅如此,早些年在当地开矿的国际矿山巨头们都会将工人的居住环境建设得像花园一样。

如果说这某种程度上还属于惯例或企业的自愿性行为的话,对安全和环保的支出则是当地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要求了。由于工人工作环境是高温、高强度、高风险的,当地法院对环境安全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并且有细化的标准,这意味着企业要投资大量的安全设施。

而在环保方面,其成本支出也大大超出中国企业的想象。吕春雨告诉记者,国外的矿山企业以及目前在国内有投资的外资企业,他们每年都会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用于环保和安全上的支出,而在这些企业理念里,矿山开采企业最重要的两件事情也就是环保和安全。

举例来说,开采一座有30年矿龄的山脉,前10年收益可能最高,但这10年中企业每年都会预提一部分资金作为未来的生态恢复费用,随着开采资源的减少,收入会逐渐减少,但企业的环保成本反倒会增加,这时候,企业需要对矿山开采产生的大量废弃物,对使用的有毒的化学品进行处理,一遍遍过滤,直到最后将毒性控制在国家法律要求的水平上。

即使这样还不够,这些企业还需要在土壤上进行试验,种植庄稼,然后对产出的粮食进行再化验,直到达标。

这对矿山开采企业来说,意味着大量的成本支出,而很多刚刚走出国门的中国企业可能根本就不清楚这些潜在的问题。吕春雨告诉记者。

加拿大律师辜勤华也表示,不少中国企业在海外收购矿山,虽然探明储量丰富,但是由于没有意识到矿区远离城市,没有开发,其道路交通建设以及物流成本将让企业付出巨大成本,最终可能超过投资的收益。

而在海外进行投资的一位民营企业家则直接告诉记者,很多中国企业收购的矿山项目,由于开采成本巨大,很多都没有动工开采,搁置在那里,等待转手,矿山买卖也就成了纯粹性的投资。

尽职调查重要性凸显

中国企业在海外收购中需要进行更为全方位的尽职调查,聘请法律、财务、税务、人力资源甚至风险方面的专家进行深入调研,仔细评估,尤其要了解当地的法律法规。

专家表示,现在澳洲的矿山每吨成本大概在35美元左右,而中信泰富由于前期的投资成本过高,每吨的成本大约要在100美元,一旦投产,很可能出现产多少亏多少的局面,该项目最后停产的概率非常高。

在矿山开采进退维谷的背后,被低估的预算成本正成为中国企业在海外进行矿山投资的杀手。

有鉴于此,吕春雨提醒中国企业,中国企业在海外收购中需要进行更为全方位的尽职调查,聘请法律、财务、税务、人力资源甚至风险方面的专家进行深入调研,仔细评估,尤其对当地的法律法规,比如劳工法,比如环境保护的法律和规定进行详细了解,唯有如此,才能让管理层更好地理解未来可能支出的成本,进而做出更好的商业决策。

不仅如此,吕春雨还提醒说,中国的矿山企业在国外通常面临三种情况,一是被认为是很有钱的公司,二是开发、建设和运营过程中确实对环境造成了威胁,三是矿山如果发生一些事件,很容易就会被政治化或被利用,最终对企业造成不利影响,甚至引发高额赔偿的诉讼。因此,中国企业在日常运营中需要特别注意有关社区、员工和环保问题,对员工之间的矛盾,也需要保持警惕。

此外,中国企业在波兰的案例也显示,中国企业的海外工程项目需要特别注意对当地生态环境的保护,特别是在修路、开矿时对于当地生态的保护义务,比如修路时要注意到青蛙的迁徙问题等,这将是企业的额外成本。

如果这还属于对国人陌生的海外情况的调查的话,对行业投资的周期性变动及该行业多年来的投资收益率的了解则是企业尽职调查不可回避的重要方面。然而,在这些方面,企业所做的功课显然不足。

一份来自1985~2005年的美国钢铁行业主要公司资产回报率资料显示,钢铁行业的平均资产回报率是-3.2%,而另一份来自中国的2010年钢铁行业主要上市公司的资产回报率资料也显示,国内钢铁行业的平均资产回报率也是-0.038%,这意味着,在企业进行投资的战略选择上,钢铁行业及其上游的铁矿石行业并不是一个理想的投资目标。

一位钢铁行业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即使如世界三大铁矿石巨头,在中国的需求启动之前,他们也都亏损严重。

12月12日,在央视年度经济人物的央视财经论坛中,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指出,未来中国企业面临的五大挑战之一即是来自铁矿石等大宗商品价格的不确定性。而荣获2012年度经济人物奖的沈阳机床集团董事长关锡友则告诉记者,中国企业在海外投资和收购中面临的最大瓶颈就是对当地环境的不熟悉和不了解,在这些方面,中国企业有必要放慢脚步。

显然,放慢脚步,其中一个重要表现就是要放慢收购的步伐,在项目收购前期尽可能地多调查、多了解,强化投资预算的管理,这也将是中国企业下一步海外收购的重要修炼。

小资料

2006年3月,中信泰富分两次从澳大利亚富豪克莱夫帕尔默(Clive Palmer)处买下西澳两个分别拥有10亿吨磁铁矿资源开采权的公司。位于西澳皮尔巴拉地区,距沿海普雷司顿角25公里,预计25年的开采年限内,平均年产量可达2800万吨。2007年1月24日,中信泰富与中国中冶集团签署建(责编:杨秋影)

重庆设计职业装

荆州工服订做

沈阳西装定制

潍坊职业装订制